和田玉的采集—拣玉和捞玉 回复主题
中鼎元

发表于:
2010-12-21 19:03:52

拣玉和捞玉是古代采玉的主要方法。这种方法就是在河流的河滩和浅水河道中拣玉石、捞玉石。采玉有季节性,主要是秋季和春季。莽莽昆仑山中有多条河流,河水 主要靠山上冰雪融化补给。夏季时气温升高,冰雪融化,河水暴涨,流水汹涌澎湃,这时山上的原生玉矿经风化剥蚀后的玉石碎块由洪水携带奔流而下,到了低山及 山前地带因流速骤减,玉石就堆积在河滩和河床中。秋季时气温下降,河水渐落,玉石显露,人们易于发现,这时气温适宜,可以入水,所以秋季成为人们拣玉和捞 玉的主要季节。冬季天气寒冷,河水冻冰,玉石不易发现,也难以捞拾,因此冬季一般不采玉。到了春季,冰学融化,玉石复露出,又成为拣玉和捞玉的好季节。这 种季节性采玉在古代文献中多有记载。如五代后晋天福三年张匡邺、高居诲出使于阗,见到采玉情况。高居诲在《于阗国行程记》中记述到:“每岁五六月,大水暴 涨,则玉随流而下。玉之多寡由水之大小。七八月水退,乃可取。彼人谓之捞玉。“这说的是秋季河中捞玉。“清代乾隆皇帝在有关和田玉采玉的诗篇中提到“于阗 采玉春复秋,用供王赋输皇州”;“和田捞玉春秋供”。这说明采玉和供玉有春秋两季。对这种季节性开采,清政府也有规定,如在乾隆二十六年规定,每年春、秋 两季在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采玉两次;四十八年停采春玉,只在秋天采玉。

古代在河中捞玉有一套严格的制度。高居诲在《于阗国行程记》中记载:“其国之法,官未采玉,禁人辄至河滨者。”《新五代史》也同样说:“每岁秋水 涸,国王捞玉于河,然后得捞玉。”从这些历史文献中可知,那时,王公贵族十分珍视和田玉,奉为珍宝,采玉季节开始,要举行采玉仪式。首先得于阗国国王亲临 现场,象征“捞玉于河”,然后才允许国人采玉。这种做法与中国古代传统的礼仪有关,凡隆重之事,官员要亲自到场。现今中外的领导人奠基和剪彩之类,依然与 之类似。

古代采玉有官采和民采。官采,即在官员监督下,由采玉工人捞玉,所得之玉全部归官。官采也有严格的规定。清代椿园写的《西域闻见录》中记述了当时 的捞玉情景:“河底大小石错落平铺,玉子杂生其间。采玉之法,远岸官一员守之,近岸营官一员守之,派熟练回子或三十人一行,或二十人一行截河并肩,赤脚踏 石而步,遇有玉石,回子即脚踏知之,鞠躬拾起,岸上兵击锣一棒,官即过朱一点,回子出水,按点索起石子去。”清代福庆在一首诗中有同样的描述:“羌肩铣足 列成行,踏水而知美玉藏。一棒锣鸣朱一点,岸波分处缴公堂。“可见,那时捞玉是何等的严格,官兵层层把守,河中的玉石财富全为官府垄断攫取,当地人民所得 到的只是努力般沉重的差役。

至于民间捞玉,清代前期严禁。为阻止民众自行捞玉,清政府在“和田西城外东西河共设卡伦十二处,专为稽查采玉回民“。直到嘉庆四年(1799年)才开玉禁,规定在官家采玉之后或官家采玉范围之外,人们可在白天或晚上分散拣玉或捞玉。

古代捞玉的河流不少,这些河流流经昆仑山,把美玉带给人间。历史上著名的玉河有:和田地区的玉龙喀什河、喀拉喀什河,叶成一带的叶尔羌河、泽普勒 善河级且末县内的一些河流。这些河流所产的和田玉古代文献也有记载,如《西域闻见录》中说叶尔羌河所产之玉“大者如盘如斗,小者如拳如栗子,有重三四百斤 者,各色不同,如雪之白、翠之青、蜡之黄、丹之赤、墨之黑者,皆上品,一种羊脂朱斑,一种如波斯菜而金色的透露者,尤难得”。世界著名的《马可•波罗游 记》中也说:“培因省—首府叫培因,有一条河流贯穿全省,河床中蕴藏丰富的玉矿,出产一种名叫尔西顿尼和雅丹,数量十分巨大,是该省的大宗输出。”值得注 意的是,上述文献中的产玉河,迄今已很少采玉了。如果人们按古人捞玉之河采玉,或许会大有收获。

引用     1楼  
分享度:0    浏览量: 1815    回帖数:0    回复主题    

帖子关键字

请    登录    后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