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然说玉 坚持:我的琢玉之路—苏然 回复主题
中鼎元

发表于:
2010-12-08 23:01:33

《坚持:我的琢玉之路》发表于2010年06月22日《发展导报》13-16版

当年进北京玉器厂技术学校的时候,我才十六七岁,转眼二十多个年头过去了,我已步入不惑之年。许多前辈和朋友希望我将自己这些年的玉雕生涯进行一次梳理, 以便更加明确未来的发展方向。以我现在的经历来说,我觉得自己不过是玉雕行业内的一个新人,我个人的一些看法或许还不够成熟,但我仍然愿意表达说出来,与 那些关心我,支持我,鼓励我的前辈和朋友们分享。

 

1990年从玉雕技校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北京玉器厂人物车间,幸运的师从当时就名气很大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宋世义。宋大师集传统的玉雕文化与现代艺术理论 于一身,是我国新一代玉雕人中的典范。宋大师对徒弟的要求很严格,但当年收徒的时候,他只问了我一个问题,“能不能坚持下来?”那时我还不能完全理解“坚 持”的含义,但我还是回答“能”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才慢慢理解了老师的话,其实做玉雕最重要的素质就是坚持。回想自己走过的路,我为自己能够坚持下来而 感到欣慰。

玉器厂的5年是我最重要的打基础的5年。面对厂里的任务和师傅的严格要求,我坚持住了。

当时厂子对我们的要求是每月完成一件作品。我记不清楚这5年一共做了多少活。但这的确是一个十分关键的积累过程,我现在比较娴熟的雕刻技术,要归功于那个时候的锻炼。

学艺的过程就是对一个人意志力的考研过程。其实玉雕是份繁重而枯燥的苦差事,尤其对初学者而言,要脑力与体力的双重付出。磨玉离不开水,尤其到了 冬天,水冰冷刺骨,手里拿着淋着水的玉,一磨就是一天,再加上磨玉时刺耳的噪音,周边震耳欲聋的电机的轰鸣声,和令人窒息的粉尘,就是身强力壮的男孩子都 很难坚持住。用师傅的话说,我在徒弟中不是最聪明的,但我是那种“坐得住的”,基本不受外界的干扰,能严格按照师傅的要求做好每一件作品。

跟师傅学艺,如果只是简单地理解为“师傅画,自己来做”,长期以往就会形成定式,养成惰性,就会把自己变成一个没有个性,没有思想的雕刻工具。所 以,工作之余,我会把自己加工的作品在默画一遍,反复揣摩师傅的设计思路和艺术表现手法,培养自己独立思考和创新的能力,这实际上为我日后能独立设计作品 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可以说,在玉器厂的5年,是我最重要的打基础的5年。没有这5年的坚持,也就没有后来的发展。

在深圳,高度的市场化和高强度的工作,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“坚持”的结果是我的雕刻技艺有了显著的提高,设计思路适应了市场的需求。

1995年到1998年,我两次被厂里作为劳务输出到深圳,为香港公司打工。先是搞雕刻,后是制作兼设计。香港公司的经营管理完全以市场为核心, 产品以翡翠为主,通过香港的门市直接销售。如果产品卖的不好,老板就会以为是设计的问题。我从进入那家公司的第一天起,一直到离开,每天都是在紧张繁忙中 度过的,而对于一个设计人员来说,体力的压力还是次要的,更大的是思想的压力。那几年我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做“挖空心思”。为了搞好设计,每天都要冥思苦 想,那真是一种随时都要被掏空的感觉。为了不断给自己“充电”,除了还要学习,几乎每一个休息日我都要去书店看书。高强度的精神和身体的压力,使我的体重 降到不足80斤,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种以市场为核心的高强度的工作,不仅使我的设计思路逐步能够完全适应市场的需求,而且我的雕刻技艺也有了显著提高。公司 进的原料比较杂,产品也很杂,插牌、挂件、摆件、环链等技法我都要用到,这对我来说无疑也提供了一个广阔的施展技艺的空间。

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,一个韩国客户下订单,要做几千块翡翠玉牌,内容必须有两鹤、两鹿、两龟和一棵松树,还要求每块牌子都不能重样。在相当长的一 段时间里,我把自己的全部经历和体力投入到这些玉牌的设计和制作,一天仅睡几个小时。在许多次身体不适、疲惫不堪的时候,我唯一的信念就是坚持、坚持、再 坚持。这也让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磨炼,为了赶工期,根本没有时间画稿,我就在玉料上直接动刀,现在我能够以刀代笔 ,要归功于那段时间的磨练。

在我的理解中,“坚持”更是坚守对于雕艺术的一份真爱,就是坚忍不拔、持之以恒地追寻自己的艺术理想。

在深圳的几年,虽然收入与原来相比要高很多,我的雕刻技艺和适应市场的设计能力也有很大的提升,但我还是感到,那种状态和我从事玉雕行业时的初衷 有些背离,我个人的艺术修养并没有多少长进,而且我本人还是比较喜欢北京的文化气氛。经过思考,在金钱和艺术两者间我选择了艺术,所以1998年,带着对 玉雕艺术的一份真爱,回到了北京。

当时正赶上北京玉雕的低谷。首先是整个行业在体制改革中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,在全国范围内完全丧失了优势,人员大批流失,产品的数量和质量下降; 其次是,由于老一辈大师的淡出,使得许多北京传统工艺没有完整而地道的传承。我知道,这一切不是我一个笑笑的琢玉人能够改变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自己 的想法,没有自己的追求。我还是有一种使命感的,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探索和刻苦实践,继承老一辈的事业,让北京的玉雕文化传承发扬下去,同时也想尽最大努力 赋予它一些新的内涵,不媚俗、不低俗,争取出好的作品,出精品。我一边休整,一边帮别人做活,一边等待着机会。

机会终于来了,2001年与我有同样想法的北京中鼎元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书占先生,决定聘我为他们公司的总设计师。如今我在这里工作9年了,9 年来,我与公司在设计风格上延续了宫廷玉器端庄、典雅、尊贵、大气的风格,并始终秉承“自然、简洁、合理、创新”的创作理念,制作出一批批受到业界好评和 的作品。我在这里付出汗水和智慧,也收货了快乐和成就。

如今,我对宋世义大师所说的“坚持”又有了新的理解与感悟:中国的玉石文化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这其中所蕴含的知识和学问是任何一个人穷极一生也不能完全 掌握的。就拿玉雕行来说,原料的选取、题材的设计。拔法的选用、雕琢的工艺、市场的认识,等等,真可谓包罗万象。唯有成千上万次的临摹、揣摩,才能温故知 新,设计出有新意的作品;唯有把一种种技法重复成千上万次,才会熟而生巧,石雕刻技艺娴熟而随心所欲。量变到质变,有一个漫长的累计过程,这个过程只有坚 持、坚持、再坚持才能完成。

读玉器厂技校时,我们班有72人。当年号称“七十二贤人”,多数毕业时都进厂了。回到北京后我才知道,其中绝大多数已经转行了,继续做玉雕的寥寥 无几。我几次回到厂里,看着眼前衰落的状况,不禁想起它过去的繁荣与辉煌,想起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的同学间的真挚无间的情谊,心中掠过一阵惆怅:同学们,你 们在哪里?你们都好吗?说到这些的确很让人感慨,其实每个行业都一样,要想耐得住寂寞坚持下来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。

引用     1楼  
分享度:0    浏览量: 918    回帖数:0    回复主题    

帖子关键字

请    登录    后回复主题